白癜风的最佳治疗方法 https://m-mip.39.net/nk/mipso_6329464.html

图片来自日本《奇疾外疗》

文/蛋蛋姐

关于麻沸散的故事,这些年来中国人费了不少心思,大体分为两派,吵得水火不容。

有些人坚持:中国绝对有麻沸散,华佗还将他用于腹部外科手术,蒙汗药就是其后裔。

也有人否定:那都是小说杜撰的,即便有也不会用到外科手术上,不要盲目夸大中国古人的能力。

蛋蛋姐搜索了一些资料,诸如麻沸散的演变,麻沸散与蒙汗药的关系,中国用曼陀罗花、草乌麻醉的历史等等。

搜着搜着,眼前突然冒出一个日本医学家,说实话,他的事迹几乎把我震懵了。因为他用麻沸散,实施了世界上第一个乳腺癌全麻手术切除术,这领先西医乙醚麻醉40年。

而他的弟子更厉害,用麻沸散麻醉后,实施了糖尿病脱疽切割术,以及血瘤、肉瘤、脉瘤、包茎翻花疮切除术、兔唇、结石摘除术等等。

也就是说,在西医乙醚发明之前,古代人完全可以用全身麻醉实施外科手术,所以,华佗的麻沸散绝非空穴来风。而且待会你看看他们师徒的麻沸散配方,你保准会大吃一惊。

让我们先记住这两个人的名字,华冈青洲以及他的弟子本间枣轩,看一下他们的光辉事迹吧。

华冈青洲,年出生在日本。他的家庭世代业医,23岁时到京都拜师学医,

拜在了吉益南崖门下。吉益南崖,就是上次蛋姐写过的汉方宗师吉益东洞的儿子。

他跟他学了3年汉方后,回到老家青洲,开始业医生涯。

不得不佩服华冈青洲,这个医生医术堪称一流。

开业后短短几年,他就惊动了当地地方行政首领封了他一个武士的荣誉,这就意味着以后可以带刀,相当于日本特权阶级。

可华冈青洲并不满足于此,他在长年累月的医疗实践中,经常感到仅仅用汉方汤剂针灸,有些病症根本治不好。

比如有一些需要割除的死肉、一些脱疽的部位,一些腐化崩裂的牙齿。如果能懂一些外科手术,那就更好了。

他留意中国典籍《黄帝内经》中用刀割除坏疽病足的例子,而在中国更是流传着华佗麻沸散进行胸腔腹腔手术故事。这深深引起了他的兴趣。

若疾发结于内,针药所不能及者,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,既醉无所觉,因刳破腹背,抽割积聚。若在肠胃,则断截湔洗,除去疾秽,既而缝合,傅以神膏,四五日创愈,一月之间皆平复。——《后汉书·华佗传》

然而这些伟大的中医外科手术,现在都因为各种原因失传了,这是多么大的遗憾!他找不到更多的资料。

恰在此时,西洋医学(当时主要是荷兰医学,所以又称之为兰医)开始进入日本,华冈青洲认为西医外科可补汉医之不足,没有伦理封建的束缚,他很快接受了西医解剖,并拜在了大和见立这位西医门下,虔诚的学习西医外科。

所以华冈青洲算是中西医结合,最早的一批人。

尽管西方医学解剖术发达,可在乙醚发明之前,任何的外科手术都是一种受刑。众所周知,没有麻醉药,西医前辈只能运用捆绑或者用木棒,将人击昏的方式进行手术。

这不仅对病人来说是极大考验,对于医师来说也绝对是极限挑战。万一病人中途苏醒,医疗事故一触即发。

聪明的华冈青洲很快想到,假如能复原中国的麻沸散,再做外科手术,无疑将会得到极大的方便。

从哪里开始呢?那时候无论中国还是西洋,都有很多医书流传到日本,这些书里包含了麻醉药的应用。

诸如中国的宋代的《扁鹊心书》、元代的《世医得效方》、明代的《本草纲目》。这三本书中都明确提到的曼陀罗花可以麻醉。

而西洋的《南蛮流金疮疗法》、《荷兰本草和译》也明确记载了曼陀罗花的麻醉作用。比如可以用于斩肉、缝针。这是更为确切的外科麻醉术。只不过当时并未大范围流行。

有此可见,在麻醉史上,不论东方还是西方,先民们在与自然斗争的过程中,都了解到自然界有一些花草的确有极高的药用价值。

那么华冈青洲到底受中国影响、还是受西方影响而制作出麻沸散呢?

这个问题,据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研究所廖育群先生的研究,他受中国典籍的影响可能性更大。

因为只要看一下他的配方就可以明显看出,华冈青洲的麻醉药带有浓浓的中国本草味。甚至他的这个麻醉药配方,跟元代危亦林《世医得效方》中用于接骨麻醉的草乌散十分接近。

华冈青洲的麻醉方:

曼陀罗花八分

草乌头二分

白芷二分

当归二分

川芎二分

将以上药材研成细末后煎熬去渣后乘热喝下

2-4小时内起效。

中国元代危亦林的接骨术麻醉方:

曼陀罗花

草乌一分

川乌五分

白芷五分

当归五分

川芎五分

猪牙皂五分

木鳖子五分

乌药、半夏、茴香、紫金皮、木香等

酒煎服

事实上,华冈青洲在研制这个麻醉药的过程中,并不仅仅是查找资料这么简单。更重要的是实验精神,这至关麻醉药的麻醉程度。

一开始他拿着动物,比如狗、羊、牛等试验,后来他想将之在人身上试验。于是自己把麻醉药喝了下去,这下子把他的母亲、妻子急的要死。

等到他醒来之后,焦急的母亲、妻子不愿意再看到自己的挚爱以身犯险,但又不能阻止丈夫的实验,于是世界医学史上最感人的一幕出现了,华冈青洲的老母、妻子都争着做他麻醉剂的实验对象。

痴迷于医学的华冈青洲,同意了母亲和妻子的帮助,他让自己母亲喝了药力弱的药,让自己的妻子喝了药力强的药,妻子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一番挣扎后,开始陷入昏睡中。

华冈青洲静静地守候在不省人事的妻子身边,他知道,自己已经踏上了一条万劫不复之路。妻子昏睡了两天两夜,华冈青洲寸步不离地守候在一旁。

第三天傍晚,妻子终于睁开了眼睛,试验成功了。

华冈青洲并不满足,就在他继续调制、试验新的麻醉药时,婆媳俩总是争当受害者。那是为了同一个男人,婆媳俩奉上至爱和牺牲。

终于,不幸降临了:母亲因反复服用药效剧烈的药物,身体日渐虚弱,最后衰竭而死。而妻子因麻醉药的副作用,双眼失明了。

母亲的死让华冈青洲悲痛至极,而双目失明的妻子则更让他感佩至深,所以在日本人心目中,尽管华冈青洲名声盖天,可人们更崇拜的是他的妻子与母亲

这两个无名女人。

有了麻醉药的成功经验与失败教训后,华冈青洲开始大胆的将其应用到外科手术方面。

年,44岁的华冈青洲实现了世界上第一例乳腺癌切除术,这次手术的对象是一个60岁的老年女人。

这个女人是乳腺癌晚期,尽管中医中有对乳岩(乳腺癌)的认识,可不管怎么说,这种病的治愈率极低,尤其是晚期之后,医家明言,百无一救。

所以这位妇女选择接受外科手术,然而不幸的是,这个手术实施4个月后,老妇人去世了。

但这并没有打击倒华冈青洲,因为他知道,如果放任不管或者仅仅服用中药,病人死去的概率会更大。

于是他坚持外科手术,此后的30多年里,他成功救活了位早期乳腺癌患者。这些患者的地址、姓名都被他记录在一个本子上,叫做《乳癌姓名录》。

我们可以看一下他的一个病例记录:

赞州小豆宝村长太夫之妻,患乳癌,年五十一。六月八日来诊,治初给清热解郁汤,两天后实以手术,早晨先给麻药2匁5分,加水2合,煎至1合半,与之服,2时许眩暝(昏迷)。马上切开乳房,取出核,创口2寸5分许.核重53匁。

这位患者在住院4个半月后成功恢复良好,并愉快地回到了家乡,未再复发。

他的神奇的外科医术吸引了很多病人前去治疗。在歌山县的春林轩,他的医所里每天都排满了前去医治的病人与学习观摩的学生。甚至很多病患因为病房满员,只能在村子里其他农家居住。

华冈青洲也因为他非凡的外科术,被日本人称之为华佗一样的医圣。很多病愈后而结了婚的青年男女,都在家里供奉感激他。

脱疽截断术

口腔手术

连体分割

一位少女胳膊软内瘤切除术

血管瘤与骨瘤

虽然他在外科手术方面卓有成效,但他丝毫不排斥内服方药,甚至他在治疗内外妇儿各科时更加注重的还是内服汤药。

这点在他的著作中可以看到,如他的《春林轩撮要方筌》自中风至小儿科,所用的都是中医方药。他在《产科琐言》中既承认西方手术的长处,又增补了很多有巨大作用的中药方。

在外科方面,他特别推崇中国明代陈实功的《外科正宗》,对很多外科病采用中药药膏及熏药疗法,而不是搞一刀切。

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凡欲为外科,当先精内科,不然无益于治术。今有患疮疡者,有阳虚者,有血虚者,有气血同虚者,当视此投药并治。

华冈青洲教弟子做的紫云膏

既能做外科手术,还会分辨阴阳气血的虚实,即会操作手术刀,还能写出《伤寒论讲义》,由此可见,他是真正实现了中医内科与西医外科合二为一的人。

从这点来说,将他比作华佗是极为精当的,而他也极为崇拜华佗,将自己的著作命名为《青囊秘术》,直追华佗的《青囊经》,而自己的麻醉药也沿用的华佗首创的麻沸散之名。

他的弟子本间枣轩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用麻醉药实施了脱疽切割术以及诸多的血管瘤、神经瘤、包茎、膀胱结石摘除、兔唇等手术。可是在治疗绝大多数病也依然采用汉方,如下是《内科秘录》中治疗喘证的一个案例。

喘,治法因感冒等发作时考虑小青龙合麻杏甘石,桂枝加厚朴杏子,华盖散。酒客支饮者与增损木防己,虚阳上攻苏子降气,津液枯竭者定喘汤,滋阴降火汤,悸动脉结代者针砂汤。

原文:其因喘息ト自(オノズカ)ラ異ニシテ急变ノアルモノアレハ一样ニ看ルヘカラス,短气少气モ同シヤウニ见ユレトモ是モ自ラ異ナルナリ。

翻译:本方治喘满气促烦懑欲死,木防己汤加苏子白皮生姜。

跟他的师父一样,对于中医方剂与西医外科,他也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话:吾所主张亦活物穷理,崇尚歧轩未必尽信其书,鄙恶蛮貘(欧洲等外邦)未必尽排其术,博采五大洲,日试月验一以归尔活人,此是神州之医道。

华冈青洲及其门人著作

看完他们的故事,谁说中医西医不能和睦相处呢?只不过,和睦相处的前提是中医西医必须找到各自擅长的领域,各挡一面。否则,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争锋相斗,最终损害的还是病患的利益。

譬如仲景再厉害,他却处理不了小小的包茎术;同样,西医的手术刀尽管可以把头颅轻易打开,可在治疗脑中风上,效果却还不如几根小小银针。

无内无外,内外合一,或许这才是中西医最好的相处方式。而这个道路,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。那些认为内可包外,或者外可盖内的主张,皆瞎子摸象,不足言医也。

至于那些动辄割除扁桃体、摘除胆囊、切除脾脏、扔掉子宫的旧式外科法,更是粗工中的粗工,一旦被商业利益所裹挟,操持手术刀横行无忌,那么病人无疑要遭大殃了,愿这两位日本医生的做法可以给他们以警鉴。

本文由读透伤寒整理,欢迎转发到您的盆友圈,让更多人看到。

如果有意见,请在下面留言,让更多同道互相讨论。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shenghelenaa.com/zhqhjb/5281.html